有時候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做出那樣的選擇。

公車人不多,一上車只見四處皆是空位,我邊走邊思考要坐哪個位置才好。公司離捷運站很近,坐不到十分鐘便得下車,想了想,還是不要坐在靠內側的位置,坐外側吧。

有三個空座位是靠外側的,左側的兩個座位,不管是靠窗還是靠走道都沒人坐,只是一絲陽光從窗戶透了進來,坐在那裡應該會覺得有點熱,且公車的玻璃想必未貼防曬隔熱紙,整天拿支傘走來走去的,在這裡功虧一匱也太不甘心;右側呢,比較前面的位置靠窗處坐了一位女士,旁邊靠走道的是空位,在女士後面一排仍是空的兩個位置。

沒細想,我選擇了那位女士旁邊的空位──再後面一排太靠近車尾,平衡感不好的我是會暈車的。只是,這一選擇了位置,我卻無法像平常一樣趁著六、七分鐘的時間再多少睡一會兒。

那位女士從我坐下開始便一直打量著我,從頭看到腳,看得明目張膽,絲毫不覺得自己有失禮之處。我被她看得不自在,心裡也稍微有了防心──擔心她是否精神狀態不如常人,於是只能垂下眼簾看著地上。

她瞧了瞧我,又轉過頭看外面的街景,隔沒幾秒鐘又轉回頭來看我,仍是那種全身打量的看法。

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想問我衣服在哪裡買的?還是覺得我長得眼熟?

還是,她正琢磨著這麼多空位卻偏偏挑她旁邊的位置坐下的我是不是心懷不軌?

創作者介紹

戚風打字機

chiffon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