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最適合練車的是哪一天呢?週五想放鬆,週日面臨隔日的上班也不想太勞累,自然,週六是最適合練車的。原先想好週六上午一早練車,回來吃早餐,然後做家務,卻偏偏因為教練前一晚嗨得太累、再加上天氣極差,整個週六在溼淋淋中度過,自然得改期了。

週日其實定好要做的事也不少,預記看美展,再摸東摸西的,我對這週末去練車其實不抱太大的期望。果然今早睡得晚晚的其來,吃過早餐中午便去看就快離開台灣的梵谷展。人擠人,在台北看展沒一次抱怨過,動線設計得極差,一堆人湧進,卻根本只看到一顆顆人頭沒見到畫,只得自己又是踮腳、又是扭脖子的努力找出可以一窺大師作品的空隙。這回展覽更誇張的是註有每幅畫標題、繪材的小卡,竟放在較低的護欄上,只要畫前站了一個人,其他人別想看到這幅畫叫啥名字。

看完展覽已是下午四點,又到遠從家鄉來台北打拼的《幕府壽司》吃午餐(這時間該是下午茶了),跟在家鄉一樣美味,價錢就台北來說也還可以接受,兩個人有吃到甘貝握壽司也有吃到鮪魚,花了三百塊左右。吃完壽司,很早就起床到山上溜車的妖桑撐不住,決定先回家小睡一下再出門,就著落日餘光練車。

到達練車場地已是六點半,整個天色昏暗起來,估計再過二十分鐘便會完全天黑。大概是光線壓力的關係,沒有半點拖延的妖桑馬上下車讓我坐上駕駛座,也沒有先直線前進後退復習,開到轉彎處直接要我轉過去繞一整圈。這一日的練習其實還跟上回差沒多少,仍照著路開(廢話),從停車處出去左轉直線、再繞一整個小圓環,而後右轉回到停車處。

我的油門已踩得比上回穩,速度也有加快一些,能夠以時速20公里多(對會開的人來說這個很慢我知道)移動汽車而不驚慌。煞車還常踩得太猛,多是因為妖桑喊著叫我煞車時故意喊得緊張,一緊張便猛踩了下去,後來妖桑才說是故意喊得那麼緊張的,要訓練我以後在緊張的狀況下能穩定、安全的停車。

在轉彎方面也進步一些,最後一圈時據說有抓到彎道與轉彎的幅度,但我還是常邊轉彎邊擔心,習慣問妖桑是不是該到打方向盤的時候、是不是該把方向盤轉正了。轉彎呢,妖桑的說法是車頭到達內彎邊延伸出來的直線即開始轉,當車身轉到45度角(即轉到一半)時就要回正方向盤。入彎時我還能放著膽轉,但回正方向盤準備出彎時心裡總有些疑慮,擔心回正後車子也會直接直線往前撞到牆。 得再練習。

其餘還好,下次還是要再把轉彎練熟點,至少希望能在妖桑一語不發的情況下開完一整圈,但這樣一來妖桑的愛車大概有蠻高的受傷風險,我猜要再多練一兩次才能到達那樣的境地。另外煞車也還要再加強,雖然今天練到最後已經順很多,但要是不能每次煞車都煞得平順,只怕我開沒多久自己就要暈車了。

本日還是一樣要有禮貌的謝謝妖桑教練的教學,並恭喜他的愛車又平安度過可怕的一小時。

創作者介紹

戚風打字機

chiffoncak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